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他这是扮猪吃老虎?

来源: 2021-05-14 14:29:17 四川视窗-网上四川,主流媒体

5月10日,“壹戏剧大赏”将“年度最佳新人”颁给了首演话剧的郭麒麟。前几天,由他主演的《牛天赐》在上海演出,一票难求。年初他首次担当主演的网剧《赘婿》也获得了上佳的传播度。

郭麒麟之前最大的标签是“郭德纲之子”,现在他是相声演员、演员。“星二代”挣脱标签的故事告一段落。他在《木头人生》里唱“我早晚能成吧/不就是时间的问题吗”,这是牛天赐想象中自己的命运。而他本人的命运,也与时间有关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扮猪吃老虎

郭麒麟双手用力揉了一下脸,“宿醉”。他试图让自己精神一点,嘴却一直没停下,打进门起,种种生活细节抖落一地:进园子还要刷健康宝所以迟到了,前段时间拍了时尚杂志,但真不爱拍照片,更不爱拍新媒体视频,好,来一个酷酷的动作,什么叫酷酷的动作?连心理支撑都没有。文字采访太好了,他感慨,连妆都不用化,也不用刮胡子。

看似好像一位熟人来访,其实采访还未开始。他先说了5分钟。春末下午的阳光都活泼了很多。

他从不会让对话悬空,有来有往,气氛始终保持轻松愉悦。他的2月份也很轻松。1号做了激光飞秒手术,就对经纪人说,这个月别接活了,要好好保养眼睛。而他的2月份似乎应该更忙碌一些,首次担当主演的网剧《赘婿》播出,在平台内部热度值破万,算得上开年红。他没像大多数热播剧演员那样努着劲儿“营业”——一种维持剧集热度的售后服务,比如密集受访,配合CP粉“撒糖”。

《赘婿》完结的时候,郭麒麟像模像样发了微博热搜范本的“长文告别体”,“郭麒麟发长文告别赘婿”,别人写千八百字的小作文,他发了一张空白的图片。

一般艺人的生存规则,郭麒麟并不在乎。他身边没坐着宣传或者经纪人,脸上有宿醉未消的浮肿,要了杯白开水,每次要喝,听到问题又放下。他不想失了礼貌。

作为德云社的少班主,他大约有不在乎规则的资本,但只要和他聊几句,就明白他习惯性地降低你对他的预期。他是豆瓣和虎扑的十年以上老用户了,说没怎么看过豆瓣上对《赘婿》的评价,“都在虎扑上看评价”。

“豆瓣现在多少分?”他问。

“6.9?”

“到不了那么高,肯定到不了。”

《赘婿》剧照

目前是6.5分。他表示知足。“拍的时候我们就没拿它当一个9分以上的品质剧在拍,你又没拿9分以上那钱,我们也没下9分以上的功夫,你凭什么让人打那么高的分啊。”6分及格了,挺好,它不是《大明王朝1566》,也不是《走向共和》。

更不是偶像剧。他用手指着自己的脸,“你仔细看看我的模样,还偶像剧呢?”下巴上还有胡茬。

凡是“稍微要求相貌俊朗一点”的戏,郭麒麟都不会接。这样的戏可能会忽略一些逻辑性的问题,“我确实也演不了,我确实也不好看。”

他甚至也不喜欢剧中角色张狂的部分,觉得那不真实。《赘婿》里有场戏,他饰演的宁毅向其他人传授生意经,众人纷纷叫好。他跟导演说,这里得加一特效,“我必须飞走,否则这逼装不圆了,没辙了,都夸我夸到头了,我这就应该(学)阿童木,啪就飞走了。这样才能把这场戏收住,否则我都不知道我要干嘛。”他意犹未尽,“我就不是这样的人。现实生活中要有这样的人,你不给他一大嘴巴,你都对不起自己。”

不过这些戏也都演了。他明白拍戏是一项团队工作,愿意配合。开拍前,《赘婿》的导演邓科和郭麒麟聊表演,找了几个亚洲影帝的表演风格和经典桥段做参考,整理成一个文档,谓之“表演合同”,达成方向性的认同。他对《赘婿》有种父母看孩子的深情,“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,但心里就是爱。我主观一点,给它9.9分。”

邓科喜欢剧中宁毅那句台词,“起风了,就让乌家破产吧”,围读剧本的时候,郭麒麟说,这句中二,拿不好分寸咋演出来。邓科爱看动漫,觉得这句台词“贼拉带感”,鼓励郭麒麟现场表演了出来。郭麒麟说,好。

在与人配合、让渡权力这一点上,郭麒麟自认与父亲郭德纲有很大不同:

“郭老师具备做好演员的能力,但郭老师抵触,他不打开自己,他说相声OK,唱京剧也OK,我觉得他演话剧也没问题,他为什么不拍电影、电视剧?因为电影、电视剧的主导权永远在导演。郭老师是个不放权的人。”

郭德纲七岁学艺,吃苦无数,必须强势才能在江湖生存。“郭老师不太会扮猪吃老虎这一套,他太强势了,有的时候,你看现在做电影,对吧,首先得跟观众示弱,”郭麒麟说。不服从,“跟哪个导演也合作不了”,不示弱,观众就冷眼看你,“逗我们”?没那么容易。郭麒麟没有父亲强者生存的紧迫感,也没有社会新闻里“二代”们常见的跋扈。

降低预期,欢喜随君,评价的权力也全归观众。就像《赘婿》里宁毅穿越回古代开布店的一句台词,“欢迎光临,随意挑选,有什么可以帮您”。这句是郭麒麟的即兴创作。

提及创作,他终于展现出满满的自信。剧中大量的桥段来自他的临场发挥,“我们这戏我即兴大概占50%到60%”。

他对自己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同样自信。合家欢类型,叔叔伯伯二姨都喜欢的,在同年龄阶段的演员中,他独一份——“你说个别人我听听?”“有的角色就是只能我演,我不怕别人,咱换个别人演,你试试。”

他又想起“扮猪吃老虎很重要”,改了口,把即兴的比例降到了40%,“往少点说”。

父与子的时差

2019年,《牛天赐》的导演方旭和郭麒麟在茶馆见了第一面。选角最初是投资方提议的,方旭打算先“客气一下”,成了就继续,不成各自散去。没想到俩人见面聊了四个小时。后来有同行质疑他,做了十年戏剧没用过明星,怎么最后堕落到要用明星了?

方旭觉得,这个年轻人合适。《牛天赐》改编自老舍的小说,主角是一名被收养的弃婴,在养父母对自己的期待中长大,可成长之路并不顺遂,“想象”成了他抵抗周遭世界敌意的工具。方旭推测,郭麒麟演牛天赐也可以借鉴一部分生活经验,“他从小是和爷爷奶奶长大的。”

某种程度上,郭麒麟身上的“合家欢”属性来自一种命运的时差。父亲郭德纲早年在北京打天下,他自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,知道怎么和老人相处,但老人溺爱,他常常被关在家里,很少有同龄的朋友。来到北京上学,同住在家里的多是年长的师兄。15岁退学说相声后,他远离了一个青少年最日常的校园生活,在小园子里摸爬滚打。

(正文已结束)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免责声明及提醒: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,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,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!